返回

chiese old man老年t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inzhouseo.cn
     chiese old man老年t (第1/3页)
    
南姒:老年“任由哪个男人被旧情人嫌弃,老年心里都会不爽,男人的爱情里面,一半是征服,心有不甘就会想要重新征服。他的自尊心越受挫,就越能认清自己的分量。像韩宴这种自持清高的男人,一旦回过神发现自己魅力不在,根本受不了。”

简单的剧本交流,老年语气生疏。

礼尚往来,老年她端架子比他更为熟练。

短暂的讨论后,老年韩宴合起剧本,老年语气迟缓地说:“关于网上那些评论,你不要放在心里。”他慢慢吐出一句,语重心长,“只要你专心演戏,总有大红的一天。”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平时他根本不会关心粉丝言辞有多激烈,老年他们是他的粉丝,老年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维护他,他很感激。但是今天,看到网上那些骂她的话,他竟替她感到委屈。

进组这么久,老年他从来没有主动私下找过她,今天是第一次。

老年她却并不领情。

“嘴上说得这么好听,老年你将刚才的话发条微博艾特我试试?”

韩宴皱起好看的眉头,老年他刚想说什么,转眸望见她笑意下落寞的忧伤,“反正我被黑惯了,无所谓。”

老年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老年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老年a

老年a

老年a



第九十五章 朝阳在夕阳之后(上)

('

疲惫、**、眩晕、阵痛……眼前彻底黑掉的爱德华一把抓住了面前敌人砍下来的弯刀,右手一拧捅穿了这个多米尼克士兵的腹腔,连带着被砸断了的脊椎骨一起,满是血浆的刀锋从背后透了出来,还带着几块内脏的碎肉。

目光惊愕的紫帆佣兵不停的从嘴里淌出鲜红的血水,身体抽搐着惨叫一声就被掐住了喉咙,精神恍惚的爱德华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像是垃圾似的把插着一把弯刀的尸体扔在了脚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www@22ff!com

像是被什么重重砸在了后背上似的,勉强直立起来的身体直接跪倒在了血泊之中。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似的,汗水和血水混杂在一起似乎黏住了眼皮,连睁开眼睛好像都已经变成了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

“爱德华大人?!”躺倒在地的小古德温睁大了眼睛盯着爱德华倒下的背影——第一次看到永远微笑着的,仿佛永远战无不胜的爱德华·威特伍德爵士竟然也会虚弱成这副模样?尽管小古德温很清楚他也仅仅是一个凡人,但是当这一幕出现在小古德温面前的时候,好像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似的。

豺狼般的敌人还在成群结队的扑上来,手中已经没有了武器的爱德华听到身后小古德温惊慌失措的呼喊声和求援声,却忍不住笑了出来,整个世界仿佛都已经于自己彻底分隔开来,自己的意识就像是在静静的等待着最后一刻到来,理智而又无情的审视着目前的自己。

“铛——!”刺耳的剑锋交击声穿透了思维,刚刚还低垂着头的爱德华猛然睁开了眼睛,高举着双手大剑的希雷尔·莱特兰奇挡在了他身前架住了砍下来的战斧,从另一侧劈来的弯刀直接砍中了她的肩甲,吃痛的女佣兵忍不住眉头一皱,紧要住的牙关里流出了血低落在嘴唇上。

“你不能死在这里,我们所有人都能死但只有你不可以!”紧紧盯着面前这个曾经好像不可战胜的男人,希雷尔大声呼唤着:“别忘了还答应过要给我一大笔钱呢,要是你死在这里了谁去付账?!”

“我那是骗你的,我根本没有那么多钱。”疲惫的爱德华脸上勉强露出了些许自嘲的笑容:“你根本就不应该来。”

“我知道,但我还是来了。”希雷尔紧抿着嘴角,却依然不能制止上涌的鲜血从嘴角淌出来,一根折断的箭矢还留在了她的侧腰上:“给我战斗到最后,你说过的这不会是我们的最后一战,那就证明给我看!”

“我会的。”用力折断了小腿上的枪杆,微笑着的爱德华随手拿起一柄铁剑,身影摇晃的站直了身体:“要么我们在这里结束,要么就在这里开始——而我们绝不会在这里结束!”

兰德泽尔,你想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吗,想要了我们所有人的命吗?那就先付出点儿代价吧,我们这几百条命可是很贵——而能杀死我的人,你还不配!

“天佑都灵——!”小古德温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拾起掉落的战旗带着几分哭腔奋力的摇晃着,残破的烈焰苍鹰旗沾满了灰尘,在他的手中猎猎作响着指引还在奋力血战的弟兄们:“天佑都灵——!”

“天佑都灵——!!!!”呐喊着的都灵士兵们高举起手中的盾牌,奋力顶开了身前的敌人,手中挥舞的兵刃闪耀着森森寒光,重新在爱德华的身旁集结起来,结成一段一段的盾墙,站在后排一脸血污的戍卫士兵们从地上拾起长矛,当成投枪狠狠的抛射而出,将刚刚扑上废墟的多米尼克士兵放倒在了尸堆和血泊之中。

但是后面的紫帆佣兵们还在源源不断的扑上来,即便残破的废墟都快被尸骸与碎石堆满,这些已经彻底陷入了狂热之中的士兵们根本没有任何停歇的意思,一面面同样沾染着烟尘和血污的战旗还在前赴后继的冲击着那越来越虚弱的都灵士兵们。

“圣树骑士团——!”布莱克·哈勃突然咆哮着用手中的钢剑狠狠敲了一下盾牌,转身朝向所有还活着的老兵吹响了号角:“圣树骑士团,跟我来——!”

目光决然的老兵们目光决然的站了起来,从后排走到了第一线。同样已经浑身带伤的中年骑士目光坚定的看着同样在注视着自己的紫发女人,声音很是轻微:“保护好爱德华·威特伍德,无论你是为了什么留在这里的。”

“……”希雷尔没有说话,只是无言的点了点头,目光瞥向还在奋力搏杀的年轻骑士:“你要去送死?”

“总该有人要去死的!”布莱克·哈勃第一次笑了笑,举起自己的佩剑和盾牌,然后猛地吹响了进攻的号角。撑起盾牌的圣树骑士团军士们无言的相互依托着,肩并着肩膀冲着刚刚扑上废墟的敌人发动了最后一轮的冲锋,汹涌的黑色潮流立刻为之一顿!

伴随着一声声决死的呐喊声,怒吼着的骑士团老兵们用盾牌荡开了敌人刺来的长矛,锋利的枪尖在面颊上撕开一道血痕也依旧浑然不觉,大吼着扑向被他们这突如其来的气势所震慑到的多米尼克士兵们,一柄柄锋利的钢剑从盾牌下方刺进了敌人的胸膛!

突然发动反攻的圣树骑士团军士们甚至直接将冲进城堡的紫帆佣兵们直接推了出去,甚至在废墟前杀开了一片豁口,这群老兵们熟练的厮杀技巧完全和涌入城墙的佣兵们不在一个水准上,像是一堵会不断移动的城墙似的推进着。

但这仅仅是暂时的,这些早已精疲力尽的老兵仅仅是靠着最后一丁点而力量回光返照而已,很快就接二连三的惨死在了敌人的围攻之中,就连率队的圣树骑士布莱克也已经被敌人彻底包围了,拼命的挥舞着手中的钢剑厮杀着。

“布莱克·哈勃?!”爱德华目光一紧,看着在外面奋力迎战的老兵们一个接着一个惨死的场景,心口一横:“所有人,退守内堡!”

自己救不了这些“送死”的老兵们了,但至少能让他们死的有些价值——依靠着内堡的坚固城门、垛口和护墙,还能再坚持一段时间继续战斗下去。

精疲力竭的都灵士兵们同样默然的看着那些为自己争取了机会的圣树骑士团军士们,不甘而又无比屈辱的执行了命令。远着远处海平面上嫣红一片的夕阳,那灿烂的晚霞好像血似的残酷——简直就像是在为自己这些人画上句号似的。

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

很快,视野之中最后几个还站着的老兵也倒下了,野狗般的敌人再一次冲进了城堡,不管再怎么不情愿,且战且退的都灵士兵们陆续退进了内堡当中,沉重的大门在一片轰鸣声中合上了。

“从清晨到落日,号角堡的外围城墙终于失守,我们不得不退守到了内堡,准备最后的决死反击。”

蹲在墙角的小古德温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在羊皮纸上写下这段话,绝望的目光忍不住朝着墙壁的透气窗望去。

就在内堡的外面,是浪潮般阵阵响起的呐喊声。

敌人,马上就要准备最后的进攻了。

a

a



第九十六章 朝阳在夕阳之后(下)

('

一片近乎废墟状的号角堡大厅内,残存的百余名都灵士兵们还在紧张的忙碌着,外面可怕的呐喊声和轰鸣声完全不能影响到他们的动作,仿佛机械似的完成着自己手头的工作。

整个大厅所有角落里全部都堆放着引火剂的木桶,甚至就连廊柱下面也堆着大量的干柴,所有剩余的煤炭也被搬了出来,撒的满屋都是——事实上不仅仅是这座大厅,就连整个号角堡都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药桶”,一旦内堡被攻破,就能带着成百上千的紫帆佣兵们一起下地狱,运气好说不定还能连带着拽上几个首领之类的。wWW.22ff.com

而在城堡的深处,另外一项早已准备好的杀手锏也已经安置完毕——在爱德华的卧室里,“乖巧”的安洁拉正守着自己面前的格拉托尼,静悄悄的等候着有人闯进来,这头远超烟斗镇的“饥饿魔鬼”,将会成为三百多名都灵士兵的复仇死神,将岛屿上所有的生命全部屠戮殆尽!

空荡荡的大厅,四散在廊柱和墙角的都灵士兵们仿佛一个个都没了魂似的,沉寂的气氛仿佛都在空气中化作了实质,没有一个人愿意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在等待着,拿着酒瓶子有一口没一口的灌下肚,相顾无言。

原本挤得满满当当的大厅如今异常的空旷,现在只剩下一堆空桌子和空椅子,人却已经都不见了,眼前回荡着的是圣树骑士团的军士们临死前,为了所有人而死去的前一刻那惨叫着倒下去的影子。

半靠在墙角的爱德华目光始终没有从透气窗的缝隙前离开,黑色的眸子一如既往的冷静,只是比原本多了几分愤怒,嘴角自始至终都紧抿着。

希雷尔半蹲在他身前,手脚忙碌着给爱德华身上的伤口上药,然后用绷带绑好——往日看起来凶悍而又有些生人勿进的紫发女人,身上一下子多了些许柔和,勤快的模样完全不像是个粗枝大叶的雇佣兵,倒是有些温柔娴淑的味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jinzhouseo.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