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邻居换娶妻3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inzhouseo.cn
     和邻居换娶妻3 (第1/41821页)
    
张旭东冷声道:和邻“你知道这个错误造成了那么严重的后果吗?这个家伙已经到了华夏,和邻而且还在机场搞暗杀事件,要不是我发现,罗伯特万尔金就死在这里了,你应该知道他的死对于我们来说是多大的损失,要不然他也不会带那么几个人来华夏。”

????????柳叶白雪妩媚的笑了一下,娶妻说道:“张先生真会说话,难怪有那么多女人为你疯狂呢!”

????????呵呵的笑了笑,和邻竹下一林说道:“来,我给张先生郑重的介绍一下,柳叶小姐,狐媚派的首领,也是我们这一派最厉害的一支情报组织。”

????????张旭东不由一愣,居换明显的有些惊愕,居换显然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了,狐媚派竟然是这一派的人,这让张旭东一时之间有些莫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山田组的覆灭是不是和这一派也有着关系呢?

????????看到张旭东的表情,娶妻竹下一林似乎看出了张旭东的心思,娶妻微微的笑了笑,说道:“看来我有必要和张先生解释一下,其实不管是狐媚派,还是武鹤忍者也好,其实都只是一个情报部门,他们所学习忍术都是为了搜集情报之用,狐媚派一直都是我们这一派旗下的一支神秘而又重要的情报机构,她们隐藏到各个门派家,..族乃至大人物的身边,目的都是为了搜集资料,张先生想必会以为当初山田组的覆灭,也是狐媚派所为,是吗?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山田组的覆灭跟狐媚派没有半点的关系。”

????????山田组已经覆灭,和邻到底和狐媚派有没有关系已经不再重要,和邻张旭东也不想再深究这个问题,毕竟,眼前最重要的问题是打好和竹下一林的关系,而不是为了已经覆灭的山田组去和他把关系闹僵。

????????微微的笑了笑,居换张旭东说道:居换“我自然是相信竹下先生的,我只是很纳闷,没有想到柳叶小姐竟然是狐媚派的首领,而且,还是竹下先生的左膀右臂,实在是汗颜啊,我就说嘛,竹下先生怎么会对我的事情知道的那么清楚,原来是有一位这么厉害的人物帮忙。”

????????顿了顿,娶妻张旭东接着说道:娶妻“我还一直以为狐媚派这次也是站在石井真树这一边的,如今看来,是我错了啊,我还一直在苦恼呢,如果狐媚派真的是石井真树的人,叫我如何对一群娇滴滴的美女下手啊,有点于心不忍。”

????????“张先生真是爱花惜花之人啊!和邻”柳叶白雪妩媚的笑着说道。

华夏国,居换这个人神秘的国度,居换外国人一直非常的好奇,所以才会一次次的进行阴谋,作为四大文明古国的华夏,又有多少东西,是华夏人自己都不知道的,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不相信也不推翻,它就在那里。

这次东三省之行,娶妻虽然耽误了很多的时间,娶妻也引来了很多的麻烦,但张旭东却收获了很多,至少知道华夏高层对自己的态度,不至于像以前那样作为他们的棋子任人摆布。不管他们是善意,还是恶意,现在张旭东可以给自己定位,自己在这件事情中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接下来定计划,如何让他们重视自己,而不轻易走上乔文鸿的路。

但,和邻张旭东知道北堂傲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和邻自己和他说的那些话,应该让他知道了一些事情。所以,接下来张旭东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悄然地发展自己的势力,那怕最后失败了,也让所有人知道,曾经有一个叫张旭东的华夏人,为华夏做了一些什么。

公园很小,居换在这里停留的人也都非常短暂,居换张旭东望着道路上的车水马龙,仿佛这一片小小的天地和外面就是两个世界,他心里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好像自己看破了很多东西,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佛渡吧!

不过张旭东肯定不会就此皈依佛门,娶妻因为他还没有那么高的觉悟,娶妻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还要太多。起身,张旭东便准备离开这里,却看到北堂傲出现在了花园之中,而他身后自然跟着小凤和小凰。

看到张旭东,小凰笑着和他打招呼,而小凤则是好像张旭东欠了她几百万似的,冷哼了一声把头转了过去,张旭东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对她做过什么,不知道她这是为了什么。

第四百三十四章 要做黄雀

('

小凤心里就纳闷了,只要有麻烦的事情,就和张旭东有关,这是从张旭东这个人出现之后,一直不变的定律,所以她只要看到张旭东,就肯定知道没有什么好事,好像自己一行人专门就是被这家伙坑的似的。

北堂傲也愣了一下,因为他感觉一段时间没有见张旭东,一种很巧妙的感觉在张旭东的身上荡漾着,很强大但也说不出是什么,一时间不知道张旭东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变得如此模样。

愣了一会儿,北堂傲连忙笑着走了上去,说道:“你这小子,不在酒店里睡大觉,跑到这么一个小公园干什么?害得我费了九牛二虎的力量才找到你。”

“呵呵,北堂爷爷这话说的,你们的眼线那么多,不管我走到天涯海角都能找到。我可没有多少精力再管别的事情了,要是有其他事情,你还是找别人吧!”张旭东微笑着说道。

“你怎么可能没精力,现在你可是我们眼中最大的红人呢。”北堂傲笑容不减,顿了顿说道:“你怎么到这里一个发呆,是不是刚才有什么事情发生啊?”

张旭东不接他的话,只是叹了口气道:“哎,人这一生匆匆数十年,却不懂享受这世界的美好,反倒是要不遗余力地往上爬,往高处走,最后还不是怎么来的怎么离开。你说活的这么累是为什么呢?”

张旭东嘴角一扬,说道:“只是有些感触罢了。嗯,那说正事吧,不知道北堂爷爷跑这么远找我是什么事情?不会是连和我谈心的吧?”

北堂傲给了小凤和小凰一个眼神,两个立马走到一旁去警备。而他本人则是坐在了张旭东的旁边,根本不像是华夏国堂堂的政治部大部长,完成就像是一个邻家的老者一样。片刻后,北堂傲说道:“听说你打算你和恩贝合作了?”

“谁说的?”张旭东张口就来,表情却没有那种急切,好像并不是很想知道答案,因为就是北堂傲不说,张旭东也能猜到是戴敏,要不然还有谁知道当时的事情,唐飞肯定不会告诉他。如此可见,北堂傲在找自己之前,已经和戴敏见过面了。

轻轻一笑,北堂傲说:“你就不用你管了,你就告诉我,有没有这么回事?!”

“有怎么了?没有又怎么了?”张旭东瞥了北堂傲一眼,微微地眯着眼睛,朝着一棵树冠上看去,上面正有几只麻雀蹦蹦跳跳,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可惜在这种大城市中,大自然的声音,完全被各种噪音所掩盖了下去。

“你小子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说我和你爷爷是好友,多少给点面子行吗?”北堂傲一脸无奈地说道,算不是呵斥,最多是个善意的警告。

“没错,那个恩贝我个人觉得不错,还把我丢失的针吻刀送给了我,我当然不会排斥和他合作。再说了,他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我跟他是一路货色,这很正常嘛。北堂爷爷,难不成我和一个外国友人合作也触犯了咱们国家的法律法规吧?”张旭东信誓旦旦地说着,其实他心里早就知道恩贝的家伙,自然也知道北堂傲此行的目的,就是故意要这样说,看看北堂傲会怎么做。

无奈地摇了摇头,北堂傲说:“旭东,你可是国家的人,咱们是自己人。那个恩贝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商人,他本事是战斧帮的人不说,还有战斧帮的军师索夫支持,俄国政府对他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他则此来华的目的,就是为了我们国家的大庆油田,而我们国安局早已经盯上了他,正打算对付他呢,如果你和他合作可能会受到牵连。”

见张旭东没有任何的表情,北堂傲也猜不出,立马说道:“作为长辈,我这是为了你好,千万不要和这种人合作,会自毁前程的。”

“这样啊?可我这种道上混的人,讲的就是一个诚信,总不能让我说出的话当屁放了吧?”张旭东佯装地皱起了眉头,说:“这件事情让我很难做啊!”

“难做也要去做,如果你和他合作,一旦引起上面的质疑,到时候就算你本事通天,对你的发展也有很大的影响。”北堂傲郑重其事地说道:“你要考虑清楚,到时候就算我和你爷爷这些老头子出面,也救不了你,你千万不要因小失大啊!”

“哦,我听明白了。如果我和恩贝合作,那集权里的人就以为我叛国,并借此对付我,是吗?”张旭东眯着眼睛问道。

北堂傲说:“这不好说,毕竟你知道东方家族的人一直在抓你的把柄,到时候会对你的影响很大。”

张旭东冷笑一笑,说:“影响?我害怕什么影响?你觉得和一个黑道老大说影响,这样恰当吗?”

“你小子别忘了,你小子可是少将,华夏国一共才有多少个?而且你这样年龄的,从开国到现在也是第一个。”北堂傲道。

张旭东一脸郁闷,撇了撇嘴,说:“我草,什么少将,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就是一个虚名而已。我们还说眼前的事情,北堂爷爷找我,就是告诉我你们准备对恩贝动手了是吧?”

“没错。”北堂傲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昨天我到的h市,已经见过了红蟒戴敏,相信她已经把那块地盘交给了恩贝,而恩贝肯定很快就会开始实行计划,到时候我们的人会给他来个人赃俱获,把其一网打尽。本来这事情都在计划之内,没想到你来了东三省,我怕你搞乱这次计划,所以前来给你通个风。”

张旭东一笑,接着叹息道:“原来是这样啊。那需要我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少将帮忙吗?”

北堂傲如同老狐狸似的地贼笑了起来,说:“呵呵,旭东能出手帮忙那是最好了。恩贝他的手下有正规的军人小队,国安局的人手不够,要是你能出些人,那这件事情就万无一失了。”

张旭东哈哈一笑:“北堂爷爷,我和你开玩笑呢。来东三省的就我和一个兄弟,他们的血色圣诞小队我也听过,他们隶属于暴熊特种大队,那种战斗民族的特种大队,我可不想和他们交手,说不好连命都没了,对我没有一点的利益,完全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你小子跟我装什么?”北堂傲白了张旭东一眼,说道:“侯志亮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那里就不就暴熊大队下的血色圣诞小队吗?还不是被你轻松解决掉了。你小子,不管到哪里,肯定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

张旭东微微愣了一下,心里有些诧异地看着北堂傲,难道他不知道葬天杀手集团在东三省的事情?以北堂傲的话和表情来看,应该是真的不知道。不得不说,虽然北堂傲真的很有能力,可葬天属于世界最为神秘的杀手集团,不知道也情有可原,所以北堂傲认为这件事是自己做的,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杀手集团不同于雇佣兵团和黑势力,在普通人的眼中,杀手就是认钱不认人,所以他们的存在将是一个危险,一旦总部被知道了,很可能会找了世界上很多有仇的势力围剿,即便葬天内的成员个人实力超强,最怕也会功亏一篑吧!

而雇佣兵和黑势力算是被世界默认的,因为他们可以帮自己的国家做很多事情,比如到国外执行任务,维持当地的秩序等等,就像是一种共生的系统,这就不同于神秘的杀手组织,因为这种组织做的只有杀人,所以很多国家都会视为仇敌。

要不是平衣上次和张旭东会面,张旭东也不知道葬天集团的总部在东三省的h事内,这是需要严格保密的,总部就相当于他们的根基,不能让人轻易知道,要不然有人直接破坏了根基,这个组织也就完蛋了。

张旭东没有和北堂傲说葬天杀手集团的事情,因为他觉得没必要,而且平衣是信任自己才告诉自己,他绝对不会做出出卖朋友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和平衣死同病相怜,与其相信北堂傲,他宁可相信平衣。

在和北堂傲聊了一些关于恩贝的事情,张旭东便和他们离开的小公园。但,张旭东并没有说放弃和恩贝的合作,不过北堂傲能够看得出,张旭东应该是答应自己,至少不会破坏这个计划了。

可张旭东早已经了自己的家伙,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他可不会轻易去改变,既然掺合进来,不拿些利益的话,那就白搅着趟浑水了。

当然,在和北堂傲的谈话中,张旭东能够感觉的出,这个老家伙虽然没有完全站在自己这一边,但也真的是为了自己的安危和发展担心。而张旭东也不要求他那样做,毕竟人家是华夏国的大部长,能够和自己坦诚相待就不错了,他始终是要站在国家的立场考虑问题,并不像自己为了自己,也算是国家难得的国之栋梁。

无论如何,张旭东就是要让北堂傲清楚,而让他告诉上边的人,自己不愿意当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而是一个有思维的人,所以这只是第一步,张旭东需要向那些大佬证明,自己绝非什么可以随意使用或许丢弃的棋子,就是要让他们忌惮,却又不敢对自己动手才行。

至于说恩贝的话,张旭东并没有说清楚自己打算怎么做,他是在等北堂傲动手,然后自己施行自己的计划,让他们知道在这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行动,自己是黄雀。

第四百三十五章 信息之战

('

北堂傲以软为主硬为辅,这也是他了解张旭东才会这样做,事情说得差不多了,便要请张旭东吃午饭,张旭东推辞了一番,但还是被他硬拉了过去,说实话这顿饭他不怎么想吃,毕竟谁和刚算计过你的人吃饭,也都是这样。

不过,北堂傲对待下属很不错,同桌上自然见到了小凤和小凰,这是很少有领导会这样做的,可见北堂大部长驭术已大乘之境,要张旭东是他的属下也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只是吃饭的时候,小凤时不时地白张旭东一眼,搞得张旭东一脸的郁闷。

想不出自己哪里对不起她,张旭东也实在忍不住了,转过头看着她说道:“小凤,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你用那种眼神老看我是什么意思?实话告诉你,我可是有妇之夫,对你这种暴力小女孩儿不感兴趣,你还是省省吧!”说着,张旭东挑衅似的瞄了她的胸前一眼,言外之意就是不喜欢飞机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jinzhouseo.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