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午夜影院费试看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inzhouseo.cn
     午夜影院费试看黄 (第1/88页)
    
她懒洋洋地招了招手,午夜问他董野在哪里。

心如雷鸣,费试她脑中急转,迟迟不敢闭上眼,想要看看他究竟想做些什么,然而下一秒,她的眼前视野又被一只手挡住了。

唇上又落下了一个深切的亲吻,看黄他吐出了什么,看黄涌入她的身体,如同一条经络被打通,如同一只游鱼窜过,电闪雷鸣间,她睁着眼睛,透过指缝,看到了他的脸。

细纱被揭开般,午夜俊美绝伦的面容,午夜在深海中发光,乌黑的长眉,淡粉的唇瓣,他的眼里有纯粹而天真的光芒,神秘如月,温柔的吐息进入她的身体。宋渺几乎为此而发抖,她的脊骨像是被谁抽走般,在深海的重压下,软软地瘫倒进他的怀里。

于是,影院她听到了关山月一声呢喃在唇齿间的叹息。

费试“……神使。”

宋渺茫然无措,看黄她依靠着他,仓促而不安地望着海面,耳边是滚滚水声,所有人都不见了,这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或许,午夜不是人。

她的手指在深海中,影院因寒冷而战栗,也因关山月失去了薄膜却能够自如地活动,甚至能够以亲吻而让她安稳站在海底而惊恐。

神力在她眉宇间沉浮,费试或许是因为海水,或许是因为神使生来的距离感,她看上去有一种神秘感。

也或许是这个身份带给所有人的惊诧与愕然,看黄他们总觉得她在这一瞬间变得莫测高深,看黄深海中,已经是接近清晨,有几丝日光终于投入水中,微薄而顽强地留下几分倩影。

属于太阳的温度,午夜依稀间在她的指尖逡巡。

宋渺不知想到了什么,影院她抬起眼,面色凝沉,眼中漠然,紧接着轻轻扯了扯唇。

然后慢慢,费试慢慢地,费试在所有人面前,以那低雅清澈的声线——带着一点点沙哑,一点点冷然,没了从前谈话时的戏谑,“两年后的今天,合分两营,大战再起。”

“你们是要在这边,还是那边?”

她遥遥一指,关山月的眼里有什么异样情绪沉浮波动。他对上了她尖锐的眼神,偏了偏头,许久才失落而平静地笑了起来。

千年以后,他们还是这样的立场,合分两营,争相斗阵。【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

第191章 全息网游之作为一个npc(二十一)

【唤醒堕神】

这一项成为宋渺NPC面板上仅存的一项任务。【】

她在深海中,因恢复神力而自如地站在沙上,有微光融融,有珠贝陷沙,身边众人的目光或沉凝或茫然,周赟在她身侧,眼神无措,他低低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星河。”

可是说了这两个字后,又不知道该说点别的什么,他回忆不久前宋渺的行为,瞬间理解了为何她从来没有打算在现实中给他转交账款,而是选择在游戏里支付游戏货币。

周赟的眼瞳很黑,在海水波荡与避水珠薄膜下,如同陷入困境,在丛林中仓皇的麋鹿,他紧紧盯着她看,好像在思索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在场这些看客,只有周赟和她的关系是最好的,其他人只能算是脸熟的同伴,就是萧岭北也比不上他们俩之间的关系。

关山月也曾是其中一个,但他的身份被揭露,从一个普通玩家变为了一个特殊的NPC后,加诸的那些记忆都让他们之间再没办法回到昔日谈笑模样。

宋渺听到周赟的声音,在海水中她本是听不到这些声音的,可是在这片微光海域中,也许是关山月以神力施加了什么,也或许是为了方便他们之间谈话。

每一字每一句,都清晰入耳。

便是他喊她姓名时候的犹豫和怅然,都一点一滴地钻进宋渺的脑中,她偏头看到他的神情,好久才抬起手,摊开手掌心,安安静静地询问他。

“我还是他?”

周赟望向关山月,而关山月正以一种神秘而奇妙的态度,失落平静地看着这一幕,他没有任何争取他人的意思,好像心中有愧,因此顺由宋渺做她想做的事。

周赟不说话,宋渺也不为难他,到底是朋友——或许是心中藏着点心思的朋友,但目前的情况,她根本没法再顾着这些,明明对她来说自己的主线任务要更重要,但她只能依照着目前的世界剧情,一步步走下去。

——更准确说,是她被这整个世界剧情推搡着走,如她被关山月推入这片微光海域中,看见了沉睡着的昭惑。

然后被迫知道了关于这个身份的一切。

“若你们想要三转为魔界阵营,我是魔神的神使。”后面的话不必再说了,在场所有人都明白,而此时她不再说是“堕神”了,而是说“魔神”,关山月听到这句话,眼神凝了凝,他清俊如玉的面容像是一抹月光,一道轻轻的喟叹溢出喉腔。最终一言不发。

八人中,最先动的人是弱水。

她走过来,伸手抓住她的,避水珠的薄膜被她的神力环绕,因此弱水能够感觉到来自宋渺身上的温度,疏离而寒冷,与她在夏祭节后那次会面完全不一样。她看上去脆弱而孤高,好似一株被人捧在手心养大的莲花,失去了庇护,只能自己楚楚可怜地冷酷着,弱水觉得这一股情绪来得莫名,可是她是真的从她眼中看出疲惫来。

她有点心疼她,这个心疼基于对她本就十分高的好感度。

而在看了七八分有关这个“星河”的过往后,她便更觉心疼,索性神魔大战两个阵营对她来说就是随意挑选的对象,弱水想也没想,就直接走上了牵住了她的手。

女孩的手,在这个大荒三界如现实般,柔软细腻,握起来令人心生怜爱。

宋渺似乎笑了下,她眼瞳里有一掠而过的星星,弱水为这一刹那的绝美而心悸,她甚至走前一步,想要托住她的下巴认真看看那星星的形状。

但星星消失得太快了,她捉不来,最后已经托了一指头下巴的弱水只能讪讪道:“你眼里的星星是流星吧?消逝得太快,谁也抓不住。”

宋渺纹丝不动,顺着她的手指低眸瞧她,好久才说:“所以我才叫做这个名字啊。”

星河,在昭惑眼中是撒满星星的河流,也是星子汇成的长河,但在宋渺想来,却不仅仅有这些含义,“星”不比“日”“月”同寿,也不比这二者辉光四射,她只是一颗颗易逝的星组合成的河,是流星粒粒划过天空留下的涌流痕迹。

因此是谓“星河”。

昭惑知道这个名字并没有最初想到的那么美好吗?

宋渺不清楚答案,她只是想着那个任务,陷入了沉寂中,而在场的几人,却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放在他们三人身上。

晨钟面无表情,手腕上的佛珠被他握在掌心,一下一下地转动,而刘苏禾抚摸着手上的天麟刀,也想清楚为何昔日三味城城主会认识她。

两人都是NPC,本就熟稔,当时到场真正是去做任务的,恐怕只有他一个局外人。

刘苏禾看着那个眼中有星光闪烁的貌美女子,他下意识地抿紧唇,为那一股神秘与孤高感而觉得心中悸动。如同某场世界级智力大赛遇上了一道很有挑战性,其语言文字又万分诱惑的难题,谁都会觉得这是值得花时间探讨思索的美好事物。

她有着一张让人看后第一印象就绝佳的美好脸蛋,而那一双璀璨的星眸更是抓住了人心。早前那一场泪流,使她看上去有点憔悴,偏偏这样的疲惫无法遮盖她原有的美貌。白肤粉唇,星眸长睫,她不笑,也像是有星光陨落,尽数倾洒在她身上。

神灵眷顾般出彩动人的长相,衬着她身上的神秘与疏离感,让刘苏禾不觉垂下眼帘,不敢再直视。

若是在这之前,她仅仅是一个普通玩家,一个职业为商人的玩家,就算有着迷人外表,也并非是人群中独一无二,无可代替,可是——

这一切都是在那个普通的前提下:若她仅仅是个玩家。

而今,所以前提都被推翻,她不仅仅是个玩家,还是在场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何会出现的NPC。

刘苏禾居然觉得心潮涌动,他耳边泛起一片微红,心跳得极快,并非单纯对异性的心动,而是复杂的,裹着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也是对这些信息捕捉的敏感度。

他是一名富二代,却正正经经从金融系毕业,这一场“意外”让他看到了关于这个游戏背后的秘密,也让他有所思索,关于大荒三界策划组对这个剧情的设置。

宋渺与关山月究竟是人工智能还是真实玩家,在这一刻被刘苏禾抛之脑后,他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而有意探寻这个游戏背后的秘密,以及这一切能够给他带来点什么。

全息网□□业蓬勃发展,刘苏禾也不免其影响,他不但参与上手了一些游戏,还做了不少投资,荒羽科技也是其中之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jinzhouseo.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