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女狂乱x0x0动态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inzhouseo.cn
     男女狂乱x0x0动态图 (第1/5页)
    
??微微的笑了笑,男女张旭东说道:男女“当然想要了,其实你留着那百分之四十的股权也没用,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就算你拥有这些股权,但是你坐牢的时候你也拿不到分红,不是吗?况且,你这些股权来路不正,我想,最后还是会取消你的所有权的,你如果聪明的话,还是现在就放手。”

川西照都看在眼中,动态不由地冷哼了一声,动态他也想不到宫本太郎会进步的这么快,看来自己小看这个老家伙了。毕竟这十多年中,宫本太郎很少参与武鹤派的失去,一切都是听从命令行事,看不像他才是隐藏最深的那个人。

男女...

狂乱第六百一十八章 媚狐派女忍者

动态('

张旭东移到了川西照的身旁,男女伸手扶住了后者的肩头,男女随意地说道:“川西家主放心,我已经知道你之前和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冲着你如此做,我也不会让你有什么危险的,你只管安心的看,调息一下自己的身体,剩下的事情我来,我才是主角。”

川西照错愕地看了张旭东一眼,狂乱见张旭东一脸的淡定和笑容,狂乱显然是一点都不担心,他愣了一下便缓缓点头。事情已经发展到这里地步,他已经是穷途末路了,现在张旭东给了他希望,而且之前也暗示过张旭东会发生的事情,所以如果张旭东要救一个,理所当然就是他了。

此刻,动态武鹤松的章法已经发圈乱了,动态因为他根本就干不掉宫本太郎,心里一着急,招式之中自然出现了破绽。张旭东暗暗摇头,如果不出所料的话,武鹤松已经接不下几十招就可能要输了。

而看到这一幕的酒井美子自然非常的高兴,男女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展现出来她的心情,男女瞄了眼手表,估计外面的也差不多都解决了,只等宫本太郎干掉武鹤松之后,她们的人马上就到了,到时候就可以顺利接管武鹤派,让她扬眉吐气。

张旭东的大概计划以心中有数,狂乱他把事情交给了托洛夫司吉去做,狂乱其实行动很简单也很单一,就是将塞拉斯的势力连根拔起,甚至连塞拉斯的家人都一起做掉,不必去顾忌地盘,只是把塞拉斯赶尽杀绝,地盘自然而然就是托洛夫司吉的。

这样的行动,动态和以往黑道抢地盘不同,动态那是以占据场子为主,而张旭东则是以杀人为目的,这让托洛夫司吉颇为吃惊,虽说战斧帮内部成员都有过杀人的经历,可是让他们干掉数百人,还是有些心里发虚的。

可托洛夫司吉知道张旭东说的没错,男女这个办法也就是最好的斩草除根,男女以后也不会留下什么隐患,如果自己紧紧拿过了地盘,那塞拉斯的力量存在,完全可以反扑回来,到时候该被杀光的就是自己了,这是黑道的生存法则,丝毫不存在什么悖论。

将事情交给了托洛夫司吉,狂乱张旭东就又没什么事情,狂乱买了一副围棋,回到了别墅里和平衣下起了围棋,现在他手里有大把的棋子,可以为他所用,同时他也体会到了华夏高层那些人的快感,怪不得把自己当成棋子摆弄,原来这感觉是如此的好。

托洛夫司吉可是慎之又慎,动态这事情要是出现的差错,动态不但彻底打消了他一方的士气,更严重的恐怕连性命都不保,所用又是一次的鼓舞事情,在晚上的时候,全面发动了反攻。

外面的战火已经燃烧起来,瞬间就到达了如火如荼的地步。而张旭东和平衣着坐着客厅里下着围棋,两个人的水平都不低,一时间打的难解难分,一场战斗就如同一盘棋,每颗棋子都代表着一个人,两人在指挥着自己手下的棋子,尽快能地多吃掉对方的棋子。

下棋,需要心静,而张旭东两人显然都做到了这一点,一边走一步想三步,甚至能够想到七八步对方怎么走,所以这种棋艺的较量,非常的耗费时间,一盘绝对都在一个小时之上。

良久之后,张旭东倒了一杯茶,微微地吹了吹,说道:“好无聊,从下午到现在一共五局,可都是平局,还有什么意思。”

平衣呵呵一笑说:“我觉得成败不是那么重要,下棋如同作战,在于过程。”

张旭东冷哼一声,讪讪地说道:“我觉得可不是这样,过程虽然可贵,但结果也非常重要。以我对平衣哥棋艺的了解,你可当不会一直待着东三省,应该还有不小的计划吧!”

“这都被撒旦哥看出来了?”平衣说的:“不过我现在已经进入了你的计划,而我的计划不知道何时才能实现啊!”

“龙不会始终留在浅滩,平衣哥你是一条暗藏野心的巨龙,眼界丝毫不逊色于我,说不定有一天我们也会站着对立面的。”张旭东微微笑着,平衣没有说话,耸了耸肩,张旭东说道:“这开战的时间不短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希望托洛夫司吉不会让我失望。”

“你不出战都心里没底了吧?”平衣说:“以我看托洛夫司吉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这次即便没有你的帮助,他至少也应该能和塞拉斯打个平手,他也是一个善于隐忍的家伙。怎么了?撒旦哥是不是觉得太无聊了?想要出去找点乐子?”

呵呵一笑,张旭东说道:“还是平衣哥嘴了解我。怎么样?有兴趣出去走一圈吗?我们和这个塞拉斯也纠缠了不短时间,都没有见过他本人。怎么说人家也算是一个一百多人的大哥嘛,咱们不是应该给点面子出去一趟,免得他死了都不知道是谁做的。”

“那走吧,顺便也吃点东西,晚饭还没吃呢。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就要对暴熊特种大队出手了,到时候可就不能置身事外了。现在要及时行乐,以后可就没有机会这么清闲了。”张旭东说着就起身站了其后,而平衣也跟着起身,两个人并肩朝着外面走去。

其实张旭东知道,就算自己不提,过一会儿平衣也会说的,别看他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这家伙和自己一样,都是闲不住的主,早就希望出现大干一场,只不过他作为杀手之王,还是并张旭东这个雇佣兵之王多了一点耐心的。

“知道塞拉斯的家在什么地方吗?带我们过去。”张旭东对托洛夫司吉的一个留守的额手下说。虽然他现在不能肯定塞拉斯就在家里,但今晚这么重要的时刻,他应该会坐在某个地方指挥,可能在战场也说不定,可不管胜负他终归是要回家的,大不了在他家杀几个人等上一会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此刻,张旭东希望塞拉斯别死的太早,不要栽在托洛夫司吉的手里,那真的有些埋没他了,死在自己手里才是他的荣幸,如果此刻塞拉斯在家里,相信还是很安全的,托洛夫司吉也不可能这么快解决战斗的。

听张旭东这样说,托洛夫司吉的手下愣了愣,连忙说道:“张先生,老大临走的时候吩咐过,让我们保护您二位的安全,外面太乱了,随时可能遭到流弹的袭击。老大说势必提着塞拉斯的头上回来。”

“这么有信心啊?那我更要出去看看了,要不然现在不出去看,等一下就看到一颗血淋淋的头,就没什么意思了。”张旭东瞥了这个手下一眼,说:“行了,你帮我们开车,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自己承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可这……”那个手下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要是出去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没法和托洛夫司吉交代,打死都是小事,可能连家人都会受到牵连。

张旭东微微眯起了眼睛,脸色也阴沉了下来,语气不善地说道:“怎么不行吗?你是想限制我的自由?这事是托洛夫司吉交给你做的吗?给老子开车去。”说到最后,张旭东暴喝一声,吓得这名手下立马打了个寒战,哪里还敢多嘴,立马慌忙跑去开车了。

虽说张旭东不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但一有打斗,他的手还真的有些痒,而且他还没有见过俄国黑道的火拼,难免要见识一下,心里大概想着和打巷战差不多,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现在去回味一下,也多少能够找些当年的回忆。

平衣转头问张旭东:“撒旦哥,我们只是看看,还是要主动冲锋?”

“呵呵,这个说不好,到时候看情况而定。你不知道我还是我不知道呢?很久没有大开杀戒了,手都开始不受控制了。”张旭东笑着说道。

瞟了张旭东一眼,平衣说:“我听说了你们龙帮和神魂组那一战,大哥级别的人物都干掉小鬼子两位到三位数,看来你已经成了杀人魔了。我和俄国人没有什么恩怨,可以不去吗?”

“屠一人为凶,戮万人为雄。”张旭东搂着平衣的脖子说:“想做英雄,就走吧。”

“我看做枭雄才是真的。”平衣扭动几下身体,说:“放开我,别让人以为我们好像弯的似的。”

张旭东笑着:“怎么不是吗?”

说着,那手下已经把车开了出来,下了车让张旭东和平衣打开了车门,待两人上去之后,他一路小跑回到了驾驶位,立马发动车朝着塞拉斯的家而去。

车开出去十几公里,密集的枪声连续钻进耳中,时不时还来一次剧烈的爆炸声,张旭东心里暗叹,果然是世界级的大帮派,就是抢个地盘就动用这种大规模的杀伤性的火器,不像华夏提着刀子砍杀,看来龙帮发展的空间还是很大啊!

如此哇塞的战斗,估计能够比得上一场小规模的战场了,也就是俄国,要是华夏估计早就被军队围剿了,当然在和神魂组最后的时候是个类外,一共还没有打几十分钟,而这已经将近两个小时了吧?

拍了拍平衣的胳膊,张旭东说:“平衣哥,有兴趣吗?”

平衣愣了一下,错愕地看着张旭东,说:“我能有什么兴趣,我的职业是暗杀,不是攻坚战。”

摇了摇头,张旭东说:“我不是指这个。而是带着兄弟们去大杀四方,做一个领导者,你不觉得想想就爽吗?”拍了平衣几下,说:“怎么样,我给你一个大哥当当,地位和我平起平坐。”

摇了摇头,平衣不假思索地说道:“你说的很诱人,可惜我不喜欢这种大规模的打斗,死的人太多,尤其重要的兄弟要是出事了,我会这里疼的。”他指了指左胸口的地方。

张旭东一愣,旋即笑了起来,在平衣的耳边,说道:“你这可是挂羊头卖狗肉,能做到葬天的首领,相信你杀过的人也不少吧?你和我装什么?”

“我那是不得已而为之,并非我的本意。”平衣淡淡地说道。

“唉……”张旭东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想不到啊想不到,平衣哥还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让我感觉你怎么像是一个女人呢?”

“你才是女人呢!”平衣一把推开张旭东,把头转转到了一旁。张旭东伸了伸手,很像把他的面具拿下,看看这个神秘的男人,究竟有着一张什么样的脸庞,以至于经常戴着一个面具。

第四百五十八章 攻守间转换

('

巷战之中,托洛夫司吉带领着他的人勇往直前,几乎打的塞拉斯的人节节败退,这让托洛夫司吉信心百倍,他的人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所以打起来格外的拼命,其实这也是一种走极端的战术,如果能够打出风头来,那绝对犹如天兵下界,要是被反压下,士气立马掉入了万丈深渊。

而托洛夫司吉对张旭东的佩服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不但是那些小弟,就是他也是忍受了太长的时间,如今一股气爆发出来,也真的不能小觑,终于明白张旭东的用心良苦,看样子此战必胜。

“兄弟们,报仇的时候到走,跟我冲啊!”托洛夫司吉提着双枪,边打边吼了起来,那些小弟也跟着嗷嗷直叫,仿佛一群小狼崽子一样。

由于托洛夫司吉已经和当地的警察局打过招呼,所以即便警局的电话快要被打爆,接线员也只是会说警察已经在路上,请那些普通市民躲在家里不要外出,警察马上就要去维护治安。

毕竟不管怎么说,托洛夫司吉都是这一片的头目,在经济上有着雄厚的财力,在政府方面都有着许多的人脉,而且他对那那些警察的头头,可是要比塞拉斯熟悉的多,而那些警察头头也吃过不少的好处,自然要给托洛夫司吉这个找回脸的面子。

而那些普通民众,报警电话已经打过,只能把门窗关严锁住,连头都不敢往出去冒,这里的生活他们已经习惯了,黑道火拼也见过不少,知道警察肯定早晚会来的,只要没什么好奇心探头去观望,基本是没什么事情的。

托洛夫司吉是爽快了,可塞拉斯却变得百感交集起来,一个个不好的消息接踵而来,搞得他都快疯了。塞拉斯根本没有想到托洛夫司吉的攻击这么速度而且这么猛烈,这样下去他估计连天亮都等不到,就会被打到家里来。

此刻,塞拉斯已经明白了,这些天自己攻击的时候,托洛夫司吉是故意打几下就让人撤退,把地盘全部让给他,这样他就要派人手去接管,所以力量就分散了。可,按照寻常的抢地盘这也没什么,只要索夫给他往下多增加一些人手,也就没什么问题,事情却不按常理的发生了,一切好像都是早有预谋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jinzhouseo.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